月下劫33

周叶,武侠paro
ooc,文笔差,充满了各种奇怪的设定
艰难复健码字ing
无论如何,一定要把旧坑都填完QAQ
以及曾经看过这文的小伙伴们,你们还在吗……

第一天临近结束时唐柔才提了战矛上场。

虽然她穿了一身男子装束,不过也没刻意女扮男装,没有多余的妆饰反而更显得唐柔相貌清丽脱俗,引起台下一阵小小的骚动。

唐柔本人倒是毫不在意四面八方的窥探,简单地抱拳说了句“兴欣唐柔”,便直接拉开了架势,对手却似乎还有点恍神的样子,没几招就被唐柔一矛挑下台去。

四周顿时笑声四起,显然都觉得那位被打下台子的是被美色晃花了眼。那人自己显然也是这么觉得,站在台下满脸通红地偷偷看唐柔。

唐柔收矛站立,神色毫无波动,依旧只是简单地说了句:“承让。”也完全不搭理其他人的起哄言语,站在台上静待下一位对手。

此时其余众人看的是美人和热闹,而几大门派的高手却都不约而同把目光放到了唐柔的武器上。

兵器对习武之人来说好比左臂右臂,极品兵器才能把武功威力发挥到极致,江湖兵器谱上每一个名字,也都跟它的主人一样为人津津乐道。

武功高强之人也往往为拥有一柄称手的兵器耗费无数心思,各门各派都专设铸器坊,广纳天下优秀的铸造师,而高手们可以不懂铸造兵器,却不能没有看兵器的眼光。

当下天色已晚,日光西沉,唐柔迎光而立,黄昏的光芒覆在通体火红的战矛上,仿佛燃起了淡色的火光,可笑大部分人被美色吸引,竟然没注意到这一点。

“如此珍品,难得难得!”

周泽楷听到耳边传来的低声自语,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佟林。他虽然看得出唐柔手上兵器是柄利器,但此时听身为轮回铸造师的佟林评价如此之高,也有几分讶异。

江波涛显然也是这么觉得,开口问道:“佟师傅,那柄战矛……当真如此出色?”

说话间唐柔已经另一位大汉比试起来,那大汉使一把大刀,舞起来威风凛凛,一时间金戈撞斗之声不绝于耳,

佟林紧盯着两人的比试,嘴里回答道:“听这声音,不会错的。我敢断言,天下能铸造出此柄战矛之人,不出一手之数。”

江波涛更是讶异,脑内灵光一闪,忽然想到了前段时间的那个嘉世铸剑师关榕飞失踪的传言,只是自从叶秋叛出后嘉世警戒颇严,这个消息至今无法确认是否属实……不过,应该不可能吧,即使是关榕飞,也没可能在短短半月内打造出一柄神兵。

但不管如何,这位姑娘的来头……值得查查。

江波涛思绪几转,正想找周泽楷商讨两句,却发现他看台上比试正看得十分专注。

那神情看得江波涛一愣,不由也跟着又看了擂台两眼。正好看到唐柔又挑飞一个。

这姑娘虽然之前没打几招,但也足够看出功力相当不错,而刚才那大汉一看就空有一身蛮力,脚步虚浮,武功根基不稳,这种一眼即知结果的战局……怎么他们的武尊大人一脸认真?

江波涛疑心自己刚才是不是看漏了什么,又往其他大门派看了两眼,却并不意外地发现不少人的目光,是往兴欣门派的位置去的。

这才正常……毕竟做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,让门内人把这样一把兵器大大咧咧地亮出来,是招人惦记还是招人惦记?

所以……不是真的傻就是没那么简单。

显然大家此时都对此有了好奇心,可兴欣那几个人似乎毫无所觉,一脸高兴地给唐柔鼓掌叫好。

而擂台上唐柔的第三场比试开始了,连胜两场,已经足以让人放下笑闹的心态。至少上来的这位,就一脸严肃谨慎地盯着唐柔。

然而第三场,唐柔又胜。

“承让。”唐柔照旧送上一句礼节话,持矛而立。

三场下来,她连眼神都没变一下,这时众人才意识到台上这位姑娘,可不光是皮相好看。

投向兴欣的目光,更是多了不少。

“老大,这样行吗?”

“可以,包子站好了,我没发话之前别乱动,这是对你耐力的考验。”

“好的,老大!”

包子一脸认真地站在叶修的左前侧,高大的身形正好把叶修挡了大半。

叶修早在唐柔上台之前就料到她一定会引起注意,因此早就嘱咐包子站在自己前方,避免各大门派的高手们看到他生出事端来,虽然易了容,但是高矮胖瘦的体态却难以大变,熟识的人多看两眼说不定就能够识破。

虽说他身份暴露是迟早的事,不过……现在还不到时候。

场面出现了短暂的冷场,因为唐柔不仅三胜,而且每一场看起来都赢得太轻松,接下来要上台的人也要稍微掂量掂量了。

其实武试大会的前两天已经很久没出现过这种让人期待的状况了,近几年各大门派收纳优秀弟子的范围越来越广,以至于其他小门小派越加落魄,武功上一溜拉不开差距的不怎么样,完全沦为武试大会的摆设和调剂。

因此不少人也希望能出现个野路子,给大会来点意料之外的状况。虽然目前还有点言之过早,就看接下来唐柔的表现如何了。

可惜下一位上台的人,并不是来打擂台的。

司仪跃上擂台赛旁的小台子,先向唐柔笑道:“女侠真是好身手。”见唐柔简单地回了个礼,又转身向其余人抱拳,朗声道:“诸位,天色已晚,第一日的比试就先到此为止了,还请大家各自用膳歇息去吧。”

说完,手心一翻,一粒木珠从他手中射出,正中一旁树立高台的大锣,锣声震动,第一日的擂台至此正式结束。

这晚所有人都在各自的居所用膳。

饭后周泽楷和江波涛在庭院廊中说话,江波涛提起唐柔:“今日她在台上比武时,尊上是否瞧出什么特别的地方?”

周泽楷没回答,反问道:“你呢?”

江波涛思索一番,道:“观这位女侠的步法招式,身手不差,头两日的擂台怕是很难有人超过她去。但若要接着往下闯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周泽楷笑了一下,表示认同江波涛的判断。

江波涛等了一会儿,见周泽楷没有开口的意思,又继续说道:“只是她那把战矛……怕是引起不少人注意了,我看应该尽早探查一番才好。”

周泽楷想了想,道:“我来。”

江波涛闻言一惊,疑惑地看着周泽楷:“尊上要亲自查?可是现在是大会期间,这……”

周泽楷双眉一展,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眼底浮现笑意:“自有办法。”

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神色,心里犯嘀咕。

上次他和周泽楷从嘉世分头走,周泽楷耽误了好几天才回城,还莫名问起江湖传说的奇毒,大家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好奇,可惜最终谁也没能问出点什么来。周泽楷后来又表现得一切如常,其余人也就没太在意了。

只除了江波涛这人一向心细,因为交流的缘故也习惯了注意周泽楷的表情变化,已经好几次撞见周泽楷神色……与平常有异,只是他也不太拿得准是怎么回事,所以不好开口询问。

江波涛跟周泽楷告别回房,心想莫非跟这位唐柔女侠有什么关系?

周泽楷完全没注意江波涛的疑虑,他正考虑什么时候再去见叶修一面——唐柔兵器的事,到时直接问叶修就好,何必查来查去麻烦?也许这种事在不少人眼里是门派隐秘,不过叶修的话……大概根本没想瞒吧。

麻烦的是轮回和兴欣所住的地方相隔太远,中间还要经过无数其他门派,若是招来什么多余的注目就不好了——叶修今日有意隐藏身形,周泽楷是看出来了的。

所以,怎么样才稳妥呢……

“想什么呢,这么入神?”

“想……”周泽楷说了一个字,忽然意识到这声音的主人,猛地抬起头来。

叶修坐在房梁上,一手支着下巴,正笑吟吟地看着他。

周泽楷不自觉也跟着笑起来,他对叶修伸出手:“想你。”

PS:手机编辑简直要shi……

评论 ( 27 )
热度 ( 94 )

© 图文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