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劫34

周叶,武侠paro

不要在意文笔和设定(扭头

继续艰难地复健

我忘了好多设定和伏笔(哭

 

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从房梁上下来,自觉握住周泽楷的手了。

虽然心里大呼美色误我,但是叶修表面上一脸镇定:“难怪我刚刚打了两个喷嚏,原来是因为你。”

周泽楷拉着人在桌边坐下,问道:“怎么来了?”

“哦,我就是路过一下。”

周泽楷不说话,看着叶修笑。

叶修看了他一眼:“笑什么呢,不信?我可没撒谎,从霸图那院出来刚好路过你这。”

周泽楷听了,疑惑地望了望窗外霸图的方向,又回头问一脸莫名的叶修:“没动静?”

“什么动静?”

周泽楷想了想,换了个问法:“打坏多少家具?”

“瞎猜什么。”叶修一脸你把我当什么人的表情,顿了顿他才说道:“我这么厉害厉害,怎么会碰坏东西。”

所以还是打起来了。

不过,嘉世跟霸图一见面就打架,简直再正常不过了。虽说现在叶修不能说是嘉世的,换成叶修跟韩文清见面就打起来了……好像也没什么不对。

周泽楷拉着叶修的手上下看了看,叶修才忽然意识到从刚才开始他一直没把手收回来。周泽楷的手心温暖又干燥,轻轻地和叶修的皮肤蹭在一起。

叶修忽然就不太想动了。

“受伤了?”周泽楷本来只是做做样子和叶修闹着玩,但见叶修神色不对,又想到被他压制在体内的毒,反而真的担心起来。

叶修回过神来,否认道:“怎么会,老韩就是见着了不跟我过两招心里不舒服,又不是真的打起来。”

周泽楷嗯了一声,又问道:“‘白驹’如何?”

“跟不存在一样。”

叶修答得太快太顺畅,反而有股欲盖弥彰之味。

周泽楷没说话,满脸写满了“不信”。

叶修轻咳一声,又继续道:“就是内力要用来稳定赭心莲药效的发挥,不能随便挥霍,有点不习惯。”

周泽楷闻言双眉轻蹙,嘴角也抿了起来。

叶修说得玩笑轻松,但事实上并非如此。

若说外功为剑,内力即为锋,对于习武之人来说,早就习惯了一身内力,且不说这是行走江湖的底气,平日里天冷驱寒,取物助力,都是极为平常之用。如今叶修内力受限,就好比被人绑了左手右臂,自然是十二分的不舒服,恐怕也少不了无物傍身的焦躁感。

叶修见到周泽楷这样子心里一软,忍不住伸手揉了下他眉心,轻声笑道:“什么表情,可不要小看前辈。”

周泽楷乖乖的任叶修动作,眉头缓缓舒展开来,一双墨色的眸子映着桌上跃动的灯火,说不出的沉静安然。

叶修心里一悸,手往下一落遮住周泽楷的双眼。

周泽楷也不挣扎,在忽然漆黑的视线里眨了眨眼,长长的睫毛轻轻扫过叶修的掌心,有些轻微的痒意。叶修似乎轻声说了句什么,又或许……只是一声叹息?周泽楷没能听清,便张嘴喊了对方一声:“叶修?”

叶修似乎凑近了点,声音传入周泽楷耳里:“给你的东西,有好好保管吗?”

周泽楷抬手摸了下心口:“很安全。”

叶修轻轻笑了一声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蒙着眼的缘故,周泽楷总觉得他的语调跟往日有点不同:“我不是问这个。”

不是花蕊?那是……周泽楷迟钝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叶修说的是之前他们两个互换了得面具,顿时脸上有点微微发热,又忍不住笑起来:“很好。”

说着他动了动,却又被叶修止住了。

接下来叶修不说话了,蒙着周泽楷的手也不放下来。

周泽楷也就陪着他沉默,继续老实地被遮着眼睛。握着叶修的手却开始不安分,顺着手骨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。他还记得跟叶修的第一次见面,就被他的手吸引了目光,那双手生得十分好看,不经意地看过去,会有玉质凝白之感。此刻摸起来更发现叶修的手骨偏软,皮肤也细腻,不难感觉是一双保养得很好十分灵活的手。

周泽楷仿佛研究什么一样的认真摸法,没几下叶修就耐不住了,他想把手抽回来,对方却紧紧拉着不肯松开。

“小周,你还会摸骨看相不成?”叶修的语气有些无奈。

周泽楷翘起嘴角,居然“嗯”了一声,吐出四个字:“红鸾星动。”说着又似模似样地继续摸了两下。

“……”

叶修不搭腔,跟周泽楷谈判:“不闹了啊,这样,我不遮你眼睛,你松手。”

周泽楷心说你继续遮着我也没意见,不过到底还是给了叶修一个“好”字。

两人这才互相放开。

周泽楷眨了眨眼睛适应光线,叶修没看他,先从桌上端了茶喝了一口,然后放下杯子说: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啊。”好像他来是有什么要紧事一样。

周泽楷想了下,问道:“唐柔武器,方便说吗?”

“那个啊。”叶修不在意地笑笑,“是老关从嘉世带出来的,本来是我一年前托他帮忙造的,他这次出门有事就顺手带给我了。”

周泽楷点了点头:“关榕飞,怪不得。”

叶修看了周泽楷一眼,叹道:“你还真是什么都不多问。”

周泽楷对他笑笑,说道:“但还是想知道。”

“说这话简直耍赖。”叶修抱怨了一句,却还是继续开口道:“算了,反正迟早要告诉你。

“我的内力其实一直有问题,本来打算这两年把却邪传给邱非,然后闭关解决一下,所以提前让老关给我做了把新武器,只是没料到……陶轩不知道这事。

“至于内力的毛病,无非是最开始的时候练得太多太杂,练坏了经脉。”

叶修跟周泽楷说起自己早年学武,根本什么也不懂,几乎是有什么就学什么,不明白内力这东西,其实有阳有阴,有霸道有平和,不同内力之间或多或少存在冲突,严重的甚至互相阻碍克制,因此杂修时间越长,越是容易拔苗助长,耗损经脉,有害无利,叶修意识到这个问题后,才选了至刚的内力专修战矛,但是经脉隐患已在,但无法消除,迟早会折腾出来。

因此叶修曾天南地北地游历,就是为了治好这个还没发作的内伤。

直到后来深入苗域,机缘巧合之下才认识了苏家兄妹,后来才有了千机。

“苏沐秋?”

“从名字也能猜出来吧。”叶修笑笑,“他是沐橙的哥哥,是苗域最出色的药蛊师。千机是他从制蛊中悟出的心法,只是为了帮我治病。”

“怪不得……”周泽楷想起当初叶修并不惧怕傀儡蛊,也不担心苏沐橙会中傀儡蛊,原来是因为她就是苗域之人。

可是江湖上并没有听说过苏沐秋这个名字……也没有听说过苏沐橙还有个亲哥哥。

叶修猜到周泽楷想到了什么,淡淡地解释:“沐秋没能跟着我们出来,他的坟埋在苗域了。”

周泽楷想起郭明宇曾经说过苏沐橙“如今只有”叶修这么一个“亲人”了。

叶修猜到周泽楷想到了什么,淡淡地解释:“沐秋没能跟着我们出来,他的坟埋在苗域了。”

那是已经被岁月消磨了情绪的往昔,叶修说出来时眼神平静,语调淡然,如同只是陈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实。

周泽楷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无声地看着叶修。

叶修对他笑了笑,表情不知不觉柔和起来,又有点好笑地道:“所以千机并不是什么稀世绝学,人心呐……啧。”

叶修语气颇有不在意的讥讽之气,周泽楷却偏听出里面两分无奈之意。

嘉世的斗神,斗神的嘉世。

从此天涯各归处,往事不可追。

然而叶修并不需要安慰,周泽楷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,所以他半垂了眼帘,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道:“现在很好。”

叶修愣了一下,又笑起来:“恩,很好。

“说起来,年初王杰希曾经给我算过一卦,还挺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

 

PS:虽然没明说,但其实已经互通心意了=w=

评论 ( 6 )
热度 ( 86 )

© 图文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