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劫36

周叶,武侠paro

不要在意文笔和,设定反正都是胡编乱造(拒绝科学(。

本来应该昨天更的

然而,我低估了复健的艰难性……虐cry

 

武试大会第二日。

台下观擂的人一个个都精神饱满,神采奕奕。昨天的比试在兴头上被人打断,因此更对今日的比武期待万分。

司仪也明白大家的心思,没有多说什么废话便请了唐柔上台,宣布第二日的比试开始。

这次上来应战的人很快,通报过门派和姓名,便与唐柔战到了一处。这人明显比昨天那三位显然要功力要高,与唐柔两人一来一往间颇有些看头,可惜最后还是败了。

同时也进一步论证唐柔的实力,确实不差。

台下的人看的起劲,更是想看看唐柔到底能在台上呆多久。

接下来是第二位、第三位、第四位,然后是第五位。

唐柔从台下下来了,并不是因为终于没守住擂台,而是武试大会的规矩,凡连胜五人者,可以先行休息一炷香后再继续。

她这一场场赢下来,不仅为兴欣吸引了诸多目光,也有不少人目光转去了霸图。

无非是唐柔有时候拼着受人一击也要压人一矛的气势和执拗,实在是……很有霸图武功的气势,再加上她那柄非同寻常的战矛也随着打斗难言锋芒,也难免会有人想歪觉得她是不是和霸图有点什么关系。

不过……看台上的大门派们倒都是在偷瞄嘉世。

眼界不一,自然看到的东西也不一。台下的人被唐柔的气势镇住,产生错觉,但高手们却看得出来,唐柔气势上再猛,走得可是实打实的“斗神”路子,招式朴实,大开大合,狠中有序,绝不吃亏。

唐柔的战矛跟昨天月中眠的有形无神正好相反,外在的形被个人性格压着变了味,但内在的神倒是有模有样,对于其他大门派的高手来说来说,可是眼熟得很。毕竟他们互相打来打去这么多年,对各自的武功路子心里多少都有个数,这唐柔要是没被某人指导过,那才是奇了怪了。

陶轩感受着四面八方的目光,脸上露出几分凝重又忧心的神色,接着低头与身旁的刘皓交流了几句,显示出几分无奈和不忍来。

只是旁人若是听到他说话阴沉的语气,只怕就要怀疑他面上到底哪些表情才是真了。

“叶秋肯定来了,现在线索也有了,今明两天之内,你必须给我查出他的消息。”陶轩说着,看了一眼隔了一个座位微微笑着的苏沐橙,进一步压低声音道:“不用顾忌苏沐橙了,如今她也翻不出浪来。”

“城主放心,在下必定不辱使命。”

刘皓冷汗涔涔地接过话,眼底闪过怨恨和惧怕的神色,他只怕比陶轩更不想看到嘉世的那位前任武尊出现在此。

陶轩和刘皓鬼鬼祟祟的交耳接头的样子其实早被苏沐橙尽收眼底,她眼底闪过一丝冷意,面上神色依旧是温温柔柔的。倒是坐在陶轩另一侧的人有了反应。

“你们俩说什么呢?”孙翔有些不满地问道,他虽然懒得管事,但作为嘉世的新任武尊,见陶轩和刘皓两人低声说话对他视而不见的样子,很是不悦。

陶轩轻微皱了下眉头,被人察觉前又马上换上一副歉意的表情:“只是想起一些杂事,便交代刘皓几句。”

陶轩作此解释,孙翔也就不再多想,只是看了下周围,问道:“怎么感觉老有人在看我们这边。”

“尊上刚刚接任嘉世武尊,惹起其他门派忌惮也是正常,自然要抓紧机会多观察观察。”刘皓反应极快,忙接话暗夸了两句。

孙翔一听,果然神色舒展不少,轻哼了一声:“我的厉害,自会让他们在擂台上领教。”

“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。”

这下孙翔彻底满意了,径自凝神运功,至于台下的比试嘛……毕竟各大门派的人都在,陶轩又跟他再三言及大门派的风度做派,不然他才懒得浪费时间看一群三脚猫的比武。

 

看台上的人各怀心思,大会的擂台赛依旧有条不絮地在继续。

这武试大会比拼的并非是个人的功力,而且是门派之间的整体武力高低,因此唐柔下场休息之时,是需要兴欣再出一人暂时替她守擂的。

而兴欣接下来上擂台的人,是陈果。

陈果对自己的斤两清楚地很,虽然还是有几分能耐的,但是要站到了这个台子上……恐怕是完全不够看了,可谁叫她是兴欣的堂主呢,这种时候必须身先士卒。从另一方面说……目前兴欣的人手里面,恐怕罗辑都要比她厉害一些,按照由弱及强的惯例,也该是她先顶上。

陈果努力稳住自己感觉就快从胸膛里跳出来的心脏,故作镇定地往台上走去。不过走了没几步还是没忍住往后面看了一眼。

包子见她回头,挥了挥手大喊道:“堂主加油!”

这毫不避讳的一嗓子惹得陈果更加引人注目,陈果紧张得都快走不稳了。她回头其实是想看叶修的,忘了今早叶修说今天躲躲风头就不跟大伙站一块了——毕竟是叶秋的好友,兴许其他门派也有人认识他吧,陈果这么想着,其他也没想太多。

说来也奇怪,叶修这人平时看着懒懒散散没个正形,但这种关键时刻,陈果还是下意识地觉得他在的话会更安心一点。

不过到了台上,真正能倚靠的还是只有自己,陈果深呼吸一口气,踏上了擂台。

陈果用的是弓箭。

若说战矛过于笨重单打独斗比较难用的话,弓箭则可以说是完全不适用于单人近战的一种武器,按理说是不可能出现在擂台这种地方的,只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。

大概三百余年前,有一名铸造师为了寻找千年玄铁踏遍神州大地,他花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,最后也没能找到千年玄铁,但却在澜水的天绝山脉里找到了一种奇异的金属,它溶解于炉火之后无色无味,经过反复锤炼锻造之后再次冷凝,虽然重量很轻但十分坚韧,而且韧度也远比其他金属更为优秀,极为适合制成弓箭使用。

而这位铸造师的夫人正是一个用弓高手,在苦心研制二十余年后,终于创出一套以弓箭为武器的功法,虽然贴身打斗还是远不如其他武器,但极大地扩大了弓箭可用的最短距离,再配合以独家步法,自成一派绝技,在江湖上轰动一时。

不过相应地,练成这套武功的门槛也非常高,首先是力量,其力越大自然拉弓就越快;其次是眼力,百步穿杨只是基础,更重要的是在自己不断移动的情况下去射中另一个移动的目标;最后是轻功步法,弓箭天生的弱点难以克服,若没有能力与人周旋,太容易就落入下风了。

也因为条件如此苛刻,几百年来真正能以弓箭为器闯出名头的人,实在不多,女性就更加屈指可数了。嘉世的苏沐橙名满天下,跟这也不无关系。

光说美貌,姿容绝丽的女侠也不只苏沐橙一个,若论武功论地位,烟雨池的武尊楚云秀也是要略胜苏沐橙一头的。

兴欣本就因唐柔的出色表现招人关注,陈果如今握着弓箭上台,又惹起台下一阵不小的议论,何况包子刚才那一嗓子不少人都听到了,少不得有人想看这位兴欣的堂主有几分能耐。

可惜这次他们都要失望了。

陈果在台上没能呆多久就被人打下来了,武功只能说平平,找不出没什么出彩的地方……若是放在以往,也不会让人产生什么波动,但今日却有唐柔珠玉在前,难免惹得一些好事之徒生出些闲言碎语。

“什么吗,这样就输了。”

“真扫兴,早知道这么弱我就上去也能赢。”

……

陈果往回走时,就听到一些低语不时窜入她耳中。虽然她对结果早有心理准备,但真发生了心里还是挺不好受的,只是自己实力不足……被人嘲讽两句也是无话可说,但这时,一句讪言又传了出来。

“该不会除了那个唐柔,兴欣其他人都是一群饭桶草包吧,哈哈。”

陈果顿时火冒三丈,光说她也就罢了,还要扯上兴欣其他人……陈果有点忍不了。

她正欲瞅瞅是哪个家伙说话这么难听,却被准备上场接替她的包子挡住了。

包子看着陈果一脸怒火,难得反应正常了一次:“堂主你别生气,老大不在,就由我上台给你找回场子。”

陈果一愣,心里居然生出几分感动来,又疑惑包子怎么这次这么懂事,没直接揪出说话不好听的人来先揍一顿再说,还知道去通过比试正正当当赢回来。

包子眉一竖,冲着台上打败陈果的高个喊道:“高个子!你是属马的吧?让我来会会你!”说着一跃而上。

陈果一看他的样子,顿时那点感动化成了哭笑不得,敢情包子压根没听到周围人说啥,还以为陈果是因为刚才比武输了才生气的呢!

评论 ( 7 )
热度 ( 67 )

© 图文堆 | Powered by LOFTER